您现在的位置:香港特马资料 > 学生风采 > 学生佳作 > 正文内容

导哥在哪儿?——讲述郭导和小伙伴们的故事-新闻网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9-04-16 浏览次数:

  导哥在哪儿?——讲述郭导和小伙伴们的故事-新闻网
导哥在哪儿?——讲述郭导和小伙伴们的故事



点击数:加入时间:2014-06-17


2010年9月15日,那是一个让我永远难以忘记的日子。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航空科学与工程学院2010级本科新生共267人前往北航沙河校区报到,成为了首批入驻北航沙河校区的学生。作为他们将在那里开始大学阶段的学习,踏上一段充满未知数的崭新人生路。
晴朗的天空下,我穿的那件白色衬衫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被汗水浸湿浸透,又悄悄的被那一缕缕秋风轻轻地吹干飘荡。报到现场、宿舍、办公室、邮局、超市,到处都能看到这个小伙子忙碌的身影。
从那一天起,我,这位新家长和这267位来自天南海北的小伙伴们组成了一个新的大家庭——1005大班,也正是在那一天,我作为船长,率领1005这艘大船正式扬帆起航。
看看日历,2013年业已渐进尾声,孩子们业已进入大四年级,都在为自己的前程忙碌着、奔波着;闭上眼睛,2010年的那个秋天,就好像是刚刚看过的一场电影,一幕一幕清晰的浮现在眼前——开学典礼、第一次大班会、检查宿舍卫生、课堂点名、晚点名、运动会、合唱比赛、军训、监考、医务室、回迁搬家……每一个瞬间自然的铭记在心中,他、她和他们我心中留下的每一滴酸甜苦辣,又是那样的深刻,隽永……
导哥你在哪儿?我想办理XXX手续/咨询XX问题成为了这三年多之中最长听到的句式模板,细细琢磨起来,导哥这个称呼起源于一个性格略内向但是人比较萌的航模特长生,导哥在哪儿这样一个简简单单的句式背后蕴藏着我这位大哥哥和这200多位小伙伴之间的无数小秘密——
场景(一)导哥就在办公室
我不是在办公室,就是在去办公室的路上。
可能这是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回答了吧。
办公室,这个功能不仅局限于办理日常事务的地方,成为了我们辅导员与学生进行沟通交流互动行为最为频繁的场所。提交领取材料、工作交流、学习方法指导、班委例会、深度辅导谈话、办理手续、开具证明,还有一些美食、娱乐、生活经验的交流分享。孩子们愿意来这里,我也愿意为孩子们在自己的宿舍之外提供一个避风港。在这里可以对我倾诉心中的烦闷,分享年轻的喜悦,哭诉遭遇的噩运,咨询成长的烦恼。我们都笑称,办公桌上的纸巾自己只能用一半,另一半留给前来的学生。
学生A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还担任了学生干部的工作。记得有一次他突然来到办公室坐在桌子前,呆呆的低着头,问了两句也不回答,我就知道肯定是心里有了挤压的情绪,需要得到舒缓和排解。随后我默默地把纸巾放在桌边,一边忙自己的事一边留意他的表现。大约半个小时之后,他终于趴在桌上放声哭了出来,我给他倒了杯水,走过去放在他跟前,又拍了拍他的背,说:大小伙子,没什么过不来的坎儿,想哭就哭,哭痛快了再跟哥说!半小时后,他的情绪有所好转,也向我倾诉了压抑在心中许久的苦恼——原来,最近课业负担比较重,工作上的任务也比较多,恰逢和女朋友闹别扭,给性格上十分要强的他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重担。随后,我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帮他分析了如何科学的面对学业和工作的压力,有困难及时跟郭导说,工作上的事情我来帮你协调,自己憋着多难受啊,感情上的事情我也对他进行了疏导,毕竟,女朋友该哄该陪还是得好好哄、好好陪的。
学生B家里条件比较贫困,生活条件一般,性格也比较内向,在日常巡查宿舍的过程中发现他有吸烟的习惯。军训期间,教官向我反映说学生B在训练过程中出现了身体不适的症状,要求他下场休息但是被拒绝,仍要坚持训练。导哥第一时间来到现场,从炎炎烈日下把学生带到了凉爽的办公室,让他坐下休息并给他递上一瓶水,询问他哪里不舒服,他说没事就是胸口有点闷,休息一下就好,平时偶尔也有这种情况。建议他去学校医务室检查一下被他拒绝,并且他不想透露原因,我也没有继续向下逼问。但是脑子在飞快的旋转,考虑到他的生活条件和家庭背景,我大概明白了他的主要顾虑在经济负担上,不想因为自己身体健康的原因给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增添额外的负担。于是很随意的聊起了学校的公费医疗制度,慢慢将话题牵引到他的身体状况,有病还是早发现早治疗为好,如果在将来自己成为一个家庭的顶梁柱时因为身体垮了会给一个家里带来更大的负面影响。慢慢的,我发现他自己的态度也有所转变,半小时后,他随我来到了医务室进行一个初步检查,医生说他没有什么大问题,可能只是过度疲劳,应当注意多休息。听到这里,我俩都松了口气,他的脸上也露出了少见的笑容。
场景(二)导哥在开会
导哥最常开的会有三种,一种是办公室例会,一种是学生干部例会,另一种就是面向全体小伙伴们的大班会了。
导哥的大班会PPT有着固定的模板——第二页上一定写着以下信息 只讲一遍,也有着自己特殊的开会风格——篇章之间的衔接比较紧凑,内容非常细致,在时间紧张的情况下可以飞快而清晰的讲解完成会议内容;导哥讲着讲着突然不说话了,说明下面聊天的人有点多,导哥通过停止发言来提醒大家注意听讲;导哥的大班会中带着各种各样的故事和例子,大都诙谐幽默,让大家通过笑声记住所讲解的内容,当然,也遇到过略高端的黑色幽默只有少数几个人听懂,笑声也停留在想笑又不敢笑的尴尬场景,哎,人艰不拆;导哥的大班会中会有抽奖送礼品,元旦之前也是临近期考的大班会,导哥在严肃的讲解了考风考纪后,准备了巨白兔奶糖、费列罗巧克力和新年吉祥物玩偶,安排学生采取发送固定内容的短信方式来进行抽奖,中奖的小伙伴也要上台为同学们送上新年的祝福,短短一分钟之内,收到了近200条短信,手机快要爆机,考期前小伙伴们压抑的心情也被引爆,大家在欢声笑语中走出了教室。
在学生干部例会中,导哥会给予每一位班级骨干充分的发挥空间,由大家刚刚步入大学时的我来说,你来做,逐渐过渡到我来说,你来补充,发展到现在的你来说,我来补充,工作方法也是由最早的我带你做过渡到我教你做,发展到我让你做,目的就是让每一名学生干部都能得到最为充分的培养和锻炼。
场景(三)导哥在宿舍
记得在沙河校区时,我是全校唯一一名住在自己学生宿舍当中的辅导员,起初还担心自己休息不好,后来慢慢发现,这也是一种幸福和快乐。
学生刚刚入学时,晚上经常会有学生到宿舍来敲门,咨询事情或与我谈心。如果我忘记了锁门,很有可能要面对学生推门而入的尴尬情况。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发现这种尴尬演变成了一种习惯,出门进门时和学生互相打个招呼,盥洗室洗漱时闲聊两句周末的欧洲足球联赛,上课上班前彼此问早安提醒锁门,生病不舒服时还有学生主动帮我打热水……同样,我在转宿舍查寝发现陌生面孔时也会多问一句,发现楼道有不安全、不文明行为也会制止,间接地保护了小伙伴们的人身财产安全。回到学院路校区后,虽然还是和自己的学生住在同一栋楼里但却不在同一楼层了,回宿舍的路上也鲜有同学跟我打招呼,起初还真有点不适应,后来想想,还是抓紧回宿舍休息吧。
检查宿舍卫生有时也是一件趣事,如果事先辅导员、班干部通知及时、宿舍长带头认真准备迎接检查,进入后就算男生宿舍没有资格谈得上清新怡人,至少也是干净整洁,如果其中一个环节出了疏漏,我们在检查时也会见到非常真实、生活化的宿舍,有让人感动的温馨之处,也有颇具个性特色的朋克氛围,不过大多数未经打扫的宿舍都有着男生寝室的特殊味道,对于其中的佼佼者我们只能在门口一笑而过。
在沙河校区时,对安全稳定工作具有重要意义的晚点名工作也是以宿舍为阵地进行开展的。每晚小班负责人会挨个宿舍奔走,组织同学们进行签到,导哥要做的就是在大班负责人将各班的表格汇总好之后进行逐一检查,其中有请假的、晚归的都要打电话进行确认,一旦发现有代签的,导哥会把两位当事人都找到一起,进行一番幽默诙谐的批评教育,小伙伴们也会欣然接受。
场景(四)导哥在教室
导哥出现在教室对于小伙伴们来说一般都不是什么好事,上课时座位比较靠后的同学在说笑、玩手机的过程中猛然回头,发现了站在教室后门或者就坐在自己后面的导哥,基本都会按照表情僵住、回归正常听歌状态这两个节拍完成规定动作,毕竟,自己也是从学生时代走过来的,小伙伴们在下面干什么事我都清楚。
课堂抽查点名不到的小伙伴可能会比较悲剧,点名不到后来又被发现在宿舍玩游戏的小伙伴应该会更加悲剧。对他们的批评教育严厉归严厉,后来肯定都会给予充分的安抚和鼓励,根本的目的还是希望能让学生们明白,现在的时间、青春以及学习资源的宝贵。自己一路走来,见过来太多沉迷网游而降级退学的例子,我真真的不希望自己的学生会重蹈覆辙,走上那条无法后悔的道路。每一名学生对于我都是两百六十分之一,可是这名学生对于他的家庭就是百分之百。家长把孩子们送到这里读书,我们就要为每一名学生在校期间的学习生活状态尽到应尽的义务和责任。做事凭良心,这是我的母亲对我说过的一句最简单的教诲,但是要想把这五个字落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却真的需要你去花费一番心血。因为种种原因,自认为自己在本科时的学习就给自己打了折扣,也深知这些折扣来源于何处,所以从我成为一名辅导员的那天起,就在心里对自己许下诺言,不能让学生在我吃过亏的地方再次跌倒。我们学生工作者都说党建是龙头,学风是基础,所以对于我在学生低年级时把相当一部分精力都放在了学风工作上,白天课堂点名、转宿舍,晚间查寝,保证课堂出勤率、自习率,而课堂精神风貌和作业状况是学生学习状态最为直观的体现,所以导哥在课间积极与任课教师沟通,及时了解学生学习状况的第一手资料,让老师感觉到辅导员在下课堂、在帮忙抓课堂,这样他就能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课程准备和知识讲解上,同学们也就能得到更为全面的知识储备。虽然下课堂很辛苦,但换来的却是自己的小伙伴们在低年级基础课程学习的扎实和稳健,也为将来的专业课程学习和高年级学风管理提高率效率。大一第一学期期末的数学分析考试中,1005大班267位小伙伴中只有2人挂科,大一学年100518班全班挂科率为零……小伙伴们创造了一项又一项的奇迹。
场景(五)导哥在医院
医院,是生命来到这个世界的地方,也是大多数生命离开这个世界的地方,一般人去医院往往意味着生病、受伤。导哥出现在医院,有两种情况,首先从学生的身体出现问题说起。
沙河校区投入运营初期,医务室配套设施和医疗器械还不是很完备,只能简单给学生开一些常用药,遇到感冒发热、急性腹泻、跌打损伤等急病还要开具转院单安排学生到昌平区医院就诊。在沙河校区那两年,我和自己的同事们兄弟们没少带着学生跑医院,而且也上过救护车,在医院抢救室见过其他就诊病人血肉模糊生离死别的场景,深知好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所以在这里也奉劝给位学生工作同仁,学习和工作固然重要,但是一定要注意休息,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按时吃饭,多多锻炼身体。
就在学生大一开学后不久的一天中午,接到沙河校区医务室电话,说有学生C得了水痘,需要外出住院治疗,让我带着学生前往主治传染病的地坛医院办理住院手续。当时地铁昌平线还未建成,学校门口的黑车也具有很大的安全隐患,所以我带着学生C,戴着口罩坐上了传说中的919支2,抵达了德胜门后又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地坛医院。虽然当时司机师傅不认识路,但是他很骄傲的拿出了导航仪,于是我们愉快的朝着地坛方向开去。抵达导航仪所指示的地点后,发现地坛医院已经不在地坛附近了,打114咨询后得知已经搬至了顺义。无奈,只好向顺义区的新地坛医院进发。抵达后,经过一系列等待和诊断治疗,医生祥和的告诉我们,学生C确诊得了水痘,但是这里已经没有床位了。立刻电话联系沙河校区医务室和校医院,几经波折,终于在位于五棵松附近的解放军302医院协调到了床位。于是我们再次踏上征途,当时已近下班晚高峰,为了保证尽快抵达,我俩打车至三元桥换乘了地铁,最终在晚上7点半抵达了302医院。又是一番等待、诊断和办理手续,我陪着学生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情况下直接进入了传染病病房,把他安顿好。从医院出来后,已经接近晚上9点了。深吸了一口并不太新鲜的空气,第一时间给学生家长、学院、校区领导打电话汇报情况,同时接到了第二天早上9点要在沙河校区召开紧急安全卫生工作会议的指示。赶回学院路校区,简单吃了两口饭,到正在读研的本科同学宿舍凑合了一晚,第二天早上乘7点15分的校车返回沙河。会上得知,这是沙河校区的第一例水痘病例,也是第一例传染病例,校领导对我们及时的应急防范措施给与了充分的肯定,校医院领导也对后续的预防和隔离工作做出了重要指示。散会后立即组织学生干部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卫生大扫除和喷洒消毒水的活动。虽然随后全大班继续发生了9例水痘病例,也给其他院系的小伙伴带来了一定程度的影响,但是后来进行了思考和总结,自己也算是禁受住了应急突发事件的考验,在传染病房门外毫不犹豫就跟了进去,而且那天自己整整绕了北京城一大圈。
还有一天下午5点半,刚刚和辅导员小伙伴们踢完球,就接到了学生D打来的电话,说学生E下午肚子痛医务室要求转诊,已在昌平区医院确诊为急性阑尾炎,安排他马上要进行手术。于是我火速赶回宿舍换了衣服,夹起包冲到校门口打车直奔医院。赶到医院时学生E已经进了手术室,第一时间与学生家长进行联系,值得欣慰的是虽然学生E老家不在北京,但是他的父亲在北京打工,只是距离较远,赶过来还需要一些时间,等待手术结果的时候为学生D和自己买了麦当劳填了填肚子。大约晚上8点的时候学生E被医院从手术室中推了出来,一切顺利。这时,又接到了学生干部F打来的电话,说学生G肚子痛已经被校区医务室安排转诊至北医三院,现在刚上救护车。我心想如果是阑尾炎的话昌平区医院就可以处理呀,怎么折腾到30公里外的北医三院了。等学生E的家长赶到昌平区医院,我简单交待后,便打车直奔北医三院了。到那后才得知,学生G被确诊为过敏性紫癜,并发症会有内出血,而且学生家长远在湖南老家,赶到医院也要第二天中午了。当时三院急诊病房床位紧张,协调了一阵终于给学生安排在了一个小过间里的加床上。我在医院对面的小宾馆开了个房间,加上另外两位随救护车前来的学生干部制定了一个晚上12点到早上6点的轮流值班制度,为了让两位学生干部尽量休息的完整,我选择了值夜里2点到4点的中间那班岗,这样他俩每人都可以睡上完整的4个小时。漫漫长夜,守在学生病床前的我,看着来来往往的病人和家属,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心中也是感慨万千。第二天早上,两位学生干部乘校车返回沙河上课,中午时分学生家长也赶到了医院,我也终于可以回到学校好好睡上一觉。
第二种情况,就是导哥自己的身体不给力了。我的肠胃不太好,每年总会犯个一两次严重的,轻则多跑几次厕所,重则上吐下泻,发烧输液。可能学生们还不太清楚这个规律,辅导员团队中的兄弟姐妹们却对我的身体状况了如指掌,都说我是忙了一个学期积劳成疾,逢年底或学期末必闹一次肠胃。记得有一次闹肠炎在昌平区医院输液,时任沙河校区学生发展服务中心主任的徐亚军老师还亲自开车带着中心的学生干部去医院慰问我,治疗完成后还请我在附近的嘉和一品粥喝上了热乎乎的白米粥,最后开车送我返回校区,真的特别感动。
就在我写这篇文字的时候,也是刚刚退烧,没办法,到年底了,肠胃老毛病又犯了。╮(╯_╰)╭
场景(六)导哥在上课
喂,哦哦,不好意思X老师您稍等一下,我在上课……
学生回迁学院路校区后,我也开始了自己研究生阶段课程的学习。研究生一年级繁重的课业负担、辅导员日常工作的复杂任务、60周年校庆筹备工作、航空馆志愿讲解员团队招募培训,同时自己还兼任学院科技创新工作负责人以及学生党支部书记。每一项工作都不容闪失,每一门课程更不能出现问题,这是导哥在心中对自己许下的诺言。
课上接到电话就要悄悄收拾书包赶到办公室开会,实验中接到电话就要向老师请假到医院看望生病的学生。有一些必须出席的会议和活动还可以提前向老师请假,有时忙着忙着就忘了这个时间段还有课,等我反应过来再赶到教室,老师的课已然进行了一半。
最为痛苦的就是期末复习阶段,看课件、研究作业题和往年试题。记得有一门十分困难的课程在2013年1月4日考试,那个元旦除了晚上回宿舍睡觉我就没有离开过办公室,拉着一位选了同样课程的直博生学霸一起复习,经过他的指点和讲解,自己终于顺利通过了该课程并取得了理想的成绩。
不知道为什么上了考场反而不紧张了,也许和担任辅导员工作为我培养的心理素质有关吧。(本文获辅导员手记大赛三等奖,作者为航空学院辅导员郭祖博)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